熱線電話:020-8106872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就業要聞

收到一大堆高學歷簡歷,為何找不到一個高級技工?

來源:大能手微信公眾號 時間:2019-10-22 作者:廣東技能人才網 瀏覽量:

相關調查顯示,日本整個產業工人隊伍中,高級技工占比40%,德國則是50%,而中國這一比例僅為5%,更可怕的事實是,30年前中國高級技工占比就是5%。

長期以來,中國制造都處于野蠻時代,企業主把流水線的效率演繹到了極致,工人則漸漸退化成一部機器或者一把大錘,但現在,流水線的這種極致遇到了瓶頸,年輕人越來越討厭進工廠,單調的工作逐漸被機器人和AI取代,于這種背景下,我們深刻地感受到“高級技工”的重要性。

1.jpg

01、號稱“灰領”的高級技工差多少

在西方發達國家,高級技工占技工總數的比例超過35%,而我國7000萬技工中,可稱為“灰領”的高級技工僅占5%。按“十五”規劃,這一比例應達到15%,因此,當時的缺口達700萬人!

12年過去了,據統計,西方發達國家高級技工在勞動者中的比例已經提高到40%,我國依然徘徊在5%的低水平上。

麥肯錫公司在2013年的一份報告指出,到2020年,中國用人單位將需要1.42億受過高等教育的高技能人才,而如果勞動者的技能不能進一步得以提升,中國將面臨2400萬的人才供應缺口。

而人社部在2014年底的數據顯示,在我國1.57億技能勞動者當中,高技能人才僅4136.5萬人,比例為26.3%。

2.jpg

02、“地位卑微”的技工

技工,尤其是高級技工對人的基本素質要求很高,且無法只靠天賦完成工作,需要長時間的艱苦磨練,于技能、心態、性格、環境都是非常大的挑戰。比如一些機器加工部門需要常年跟機械打交道,環境的氣味大、夏天熱、冬天冷、且容易出現工傷事故,正因如此,車間易冷。

其次,中國技工缺少存在感,最重要的還是制度文化使然,因制度的不健全,中國人的投資觀念都是短平快。在這種心態下,整個社會都在崇尚熱錢、快錢,都希望能一蹴而就地搞定人生,在這樣的環境,技工的存在感實在太低,社會更不會給予其應有的尊重。03

“選高校,棄技校”的中國青年

根據國家統計局和教育部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全國2017共有在校大學生人數為2695.8萬,應屆大學畢業生795萬,普通本專科招生748.6萬人,全國共有具有大學教育程度人口為1.9593億人。

但是在多數人的價值排序中,技工教育仍然是相較于學歷教育的次優選擇。于是,在高校招生的篩選機制下,高分考生大都被高校“攬入懷中”,考不上大學的學子,退而求其次,才不得不選擇讀技校。

隨著大學擴招,技校的生源質量越來越差,將會影響到10年,20年以后的中國高級技工數量與質量。

普通的人是絕難享受“產品在手中升華”之快感的,他們更享受搶別人女朋友的快感,于是如你所見,學校里、中小企業里都不推崇高級技工的培訓,應試教育中,學生專注書面指導和考試,硬背概念、強記公式、涉險考試構成了中國技校的全部生活,至于說實際操作或者試驗論證,大多數的學校因經費緊張而敷衍了事,要知道大學、技校中的年華是人生中最寶貴的時光,學習欲望、精力、好奇心都是最旺盛的,我們卻慷慨地、毫無察覺地浪費這大好的生命,沒有構建起自己的知識技能體系,也就難怪大學生找工作比上天還難了。

04、我國企業技工缺乏傳承機制

學校的環境不理想,起碼單純,而一些腐朽的企業則更加毀人不倦了,事實上,中國很多企業推崇“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的文化,鉆研技術的人常常得不到制度的賞識,在薪資待遇方面要遠遠落后于管理者,更畸形的狀況是,中國企業向來內耗嚴重,很多“勞心者”沒有把心思放到“育人”之上,而是放到“人玩人”之上,不懂創造式地開發利潤,就只能盯著固有利潤爭得頭破血流,最終落得個遍體鱗傷,技工的成長軌跡本就與這種制度文化相沖突,沒有存在感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兒了,既然沒有存在感,得不到社會的尊重,誰又愿意靜下心來研究技術,中國技工漸漸退出了中央舞臺。

而事實上,通過技工教育同樣可以獲得體面的生活與人生的成功。

“中國現在的大學已經不少了,中國現在缺的不是大學、不是研究院,也不是博士生,我們缺的是更多好的職業技術學校。不是每個學生都愿意上大學,也不是每個學生都能考得上大學,考上大學也不一定就能對社會有用,中國有14億人,很多人需要的是去職業技術學校學能夠直接服務于社會的技術。”

以上這段話出自馬云在河北師范大學舉行的阿里巴巴技術脫貧大會上的演講。

技工,尤其是高級技工對人的基本素質要求很高,且無法只靠天賦完成工作,需要長時間的艱苦磨練,于技能、心態、性格、環境都是非常大的挑戰,比如一些機器加工部門需要常年跟機械打交道,環境的氣味大、夏天熱、冬天冷、且容易出現工傷事故,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寧可蹲在辦公室里碼字,也不愿意去嘗試學習相關技能,更不要提什么攻克技術壁壘,變成先驅之類的想法了,更重要的是,在時下日益浮躁的大環境下,即便有些人立志在技術上尋求突破,也難以不理會外界的各種誘惑。

3.jpg

05、工匠之路,漫漫兮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這是經過實踐檢驗過的真理,亙古不變,中國社會、企業、學校剝奪了技工的存在感,終將會遭到報復,這種報復體現在產品溢價率低、人員離職率高、銷售困難、企業運營難以為繼等等,這也是為什么中國開始了重新尋找工匠之路。

中國制造業高級技工缺口巨大,應該說所有的制造企業都需要高級技工。但我們必須要給高級技工一個定義:擁有一技之長的專業技術、技能工人。“一技之長”、”專業“就是”專才“,而不是那種可以憑借名牌大學、高等學歷四處跳槽的“通才”。大多數的通才們往往是啥都懂些,啥都不太精。企業求才之心是非常迫切的,但提供“專才”的培養機構卻不是很多。中國的工匠養成依舊任重而道遠!

人大代表梁偉浩的提案中就有一項關于“工匠”型制造業人才培養。在制造業摸爬滾打了那么多年,梁偉浩深感培養一批高水平的“中國工匠”的重要性。“放眼國內的制造業企業,都是流水線工人多,中高級技工少。”梁偉浩說,當前我國職業教育和企業需求對接不起來,所輸出的人才距離經濟社會的發展要求仍有較大差距。

“未來制造業的轉型會為中國經濟的發展提供新的動能。”為此,梁偉浩建議應創新國內制造業人才培養模式,加強職業教育與產業需求之間的融合,完善在職晉升、培訓等體系,探索和構建“工匠”型制造業人才培養的新體系,為加快產業結構調整、中國制造轉型輸送生力軍。

梁偉浩建議,應加大對職業教育發展的投入,強化百姓對于職業教育的認同,充分動員社會力量參與到職業教育建設中來,尤其是對于支持職業院校教學與就業工作的企業,可為其提供更多的補貼及減免稅政策。

“德國、瑞士等制造業強國的現代學徒制就很值得我們借鑒。”梁偉浩說,應該讓優秀的企業員工對學生進行手把手“師徒式”教學。同時,應進一步加大校企合作的廣度和深度,推進制造企業與職教院校之間的人才聯合培養,職教院校可以依托已有專業教學基礎,聯合企業開展“訂單式”人才培養,針對企業的人力缺口開展對口培養,通過校企共建教學生態等試點。

從工人到工匠需要時間的沉淀,梁偉浩說:“回去之后,要繼續從我做起,給員工的培訓可以再多一些,‘輸出’的工匠也可以更多一些。”

分享到:
微信公眾號
手機瀏覽

廣東技能人才網公安備案號:44011102002422丨工信部備案號: 粵ICP備15016910號-7

地址:廣州市白云區西槎路465號康乃馨商貿大廈703室 EMAIL:[email protected]

用微信掃一掃

排球循环赛积分表